当前位置:河南热线 > 健康养生 > 健康资讯 > 正文
每日观点:商业贿赂涉案金额超过300万元,倍聚康等5家药械企业被列入招采失信“黑名单” 「集采聚光灯」
2022-06-17 05:48:26 来源: 华夏时报
关注河南热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招采信用评价“黑名单”再次击中医药企业的带金销售。


【资料图】

国家医保局日前发布《价格招采信用评价“严重”和“特别严重”失信评定结果(第2期)》,对于2021年9月19日至2022年3月31日各省份评级为“特别严重”和“严重”失信的医药企业进行公示。其中,“特别严重”失信企业共有3家,“严重”失信企业有3家,其中一家既是“特别严重”失信也是“严重”失信企业。

此次被纳入失信“黑名单”的四川倍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等2家医疗器械和3家制药企业,均是涉及药械销售人员向医院有关人员给予回扣或不当利益,以使其销售的产品获得额外的交易机会、竞争优势和销售数量,最低行贿金额也已经超过40万元。

据国家医保局2020年公布的招采信用评价制度,上述 5家药械企业或将面临涉案药品乃至全部药品被限制或中止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的处罚。

医药产业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国家医保局发布的信息看,医保局已将药企价格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常态化,相关企业若还是抱着观望、侥幸的心态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创新营销和合规经营是必须要走的路。

“黑名单”企业或面临撤网

天眼查显示,四川倍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业务包含对公大型医疗器械销售等。

根据黑水县人民法院判决,四川倍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刘某某向原阿坝州人民医院有关人员给予回扣或不正当利益,以使其经营的一类耗材、骨科耗材获得额外的交易机会、竞争优势和销售数量,累计折合人民币325万余元。该失信行为时效标准的起始时间为2021年4月30日,四川省级医药集中采购机构按照价格招采信用评价制度规定,评定企业“特别严重”失信。

另外两家被认定为“特别严重”失信药企的涉案产品均为注射用药品。根据泸定县人民法院判决,四川省四丰药业有限公司侯某某向原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有关人员给予回扣或不正当利益,以使其经营的注射用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注射用环磷腺苷葡胺、注射用奥美拉唑钠、注射用哌拉西林钠他唑巴坦钠、注射用左卡尼汀获得额外的交易机会、竞争优势和销售数量,累计折合人民币230万元。该失信行为时效标准的起始时间为2021年10月26日,四川省级医药集中采购机构按照价格招采信用评价制度规定,评定企业“特别严重”失信。

根据新龙县人民法院判决,四川省医药集团盛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员董某向原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有关人员给予回扣或不正当利益,以使其经营的注射用头孢唑林钠、注射用头孢替唑钠、注射用头孢西丁钠获得额外的交易机会、竞争优势和销售数量,累计折合人民币222万元。该失信行为时效标准的起始时间为2021年10月26日,四川省级医药集中采购机构按照价格招采信用评价制度规定,评定企业“特别严重”失信。

根据国家医保局此前发布的《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级的裁量基准(2020版)》,医药企业价格或营销行为符合五种情形之一的,失信等级评定为“特别严重”,其中关于商业贿赂行为规定,根据法院判决或相关执法部门行政处罚认定的案件事实,近三年在本省范围内,对各级各类医疗机构、集中采购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实施过给予回扣等医药商业贿赂行为,同一案件中累计或单笔行贿数额200万元以上。

四川省医药集团盛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还因另外一起商业贿赂案件,被四川省级医药集中采购机构按照价格招采信用评价制度规定,评定企业“严重”失信。另外,还有两家药械企业即河南新卫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四川智同医药有限公司也因向医院有关人员进行商业贿赂,被评定为“严重”失信 。

按照医药招采和信用评价制度,对于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的医药企业,除提醒告诫、提示风险外,应限制或中止该企业涉案药品或医用耗材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而失信等级评定为“特别严重”的医药企业,则是该企业全部药品和医用耗材限制或中止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限制或中止期限根据医药企业信用修复行为和结果及时调整。

围堵高值医械带金销售

高值医用耗材领域是整治带金销售的重点,而骨科耗材又是“重灾区”,此次国家医保局通报的四川倍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涉案产品也是骨科耗材。

去年9月份,国家医保局公布了第一期《价格招采信用评价“严重”和“特别严重”失信评定结果》,其中阿克苏赣商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一家医用耗材经营企业被评定为“严重”失信企业,其余均是医药企业。而本次被通报的6家失信企业中,有两家是医疗器械企业,且均涉及医用耗材的商业贿赂案件。

骨科医用耗材价值高、用量大,从近几年医疗领域的反贪腐案件可以看出,骨科医生、主任受贿成为近年来医疗器械购销反腐重点之一。

就在今年3月,海南省琼海市人民医院骨病外科原主任胡东山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40万元。经查,胡东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骨病外科使用骨科耗材方面为江西某贸易有限公司、南昌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提供帮助,170余次收受上述8家公司回扣共计228万余元。

“骨科医生跟销售代表的关系最好,这是医院里都知道的事情。”吉林省一家中心医院的韩医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骨科耗材最贵了,一个螺钉都要上千块,用哪家公司的不行呢?医生是有选择权的,或者手术时对哪家公司产品使用得多,最终也会影响·这些耗材公司的销售结算。”

韩医生表示,其实骨科医生也变成了一个危险的职业,面对耗材公司的各种诱惑,要想不同流合污,除了加强自身的自律和外部监督外,可能还需要有一个行业生态的净化。

此前,中纪委在《医疗领域反腐:有人一手把脉问诊,一手袖里吞金》里总结过医疗卫生领域腐败问题的发案规律与特点。除了“一把手”腐败、医疗机构人员与供应商内外勾结这些典型特点,关键岗位涉案人员的比重也比较高。

“把高值医用耗材的价格水分挤出来,应该是净化行业生态的突破口。”周树表示,如果让医用耗材商亏钱去做带金销售,他们是不能坚持太久的,加强对骨科等高值医药耗材开展集采,并严格保证集采价格落地,相信行业的灰色地带会越来越被压缩。

责任编辑:郭怡琳 主编:陈岩鹏

责任编辑:hN_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