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南热线 > 健康养生 > 健康资讯 > 正文
秭归某中医院副院长被群众举报收回扣300余万,行贿企业将被列入重点关注“黑名单”「反腐手术刀」
2022-06-11 05:42:06 来源: 华夏时报
关注河南热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高值医用耗材行业再曝出商业贿赂案件。

近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官微发布《“纪委吗?我有件事要反映!”》一文指出,多名群众匿名举报时任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中医医院副院长乔某某。

经调查核实,乔某某在先后担任秭归县磨坪乡卫生院院长、两河口镇卫生院院长、秭归县中医医院副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公司销售医疗器械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业务员刘某给予的回扣共计300余万元。

6月6日,国家卫健委、工信部、公安部、财政部、商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九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2022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下称“《通知》”),新一轮医药领域打击商业贿赂风暴将席卷全国。

医药产业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为了有效遏制医疗系统药品器械采购中的商业贿赂,除了保证集采降价产品的顺利落地和加强医疗系统廉洁监督外,对医疗腐败案件坚持行贿受贿者一起查处,让背后的药企和供应商、代理商都付出沉重的代价。

被多封群众举报信拉下马

秭归县别名屈原故里,隶属于湖北省宜昌市,常住人口超过32万人,秭归县中医医院位于茅坪镇,全院现有职工438余人,2014年5月通过二级甲等中医医院评审验收,其中骨伤科是全县唯一一个省级重点专科,而乔能兵正是将“手”伸向了这里。

2021年4月,秭归县纪委监委陆续收到举报信,多名群众匿名举报时任秭归县中医医院副院长乔能兵,在举报信中反映了乔能兵涉嫌违规违纪的行为: “一,医院每年骨科植入材料800-1000万元,按30%拿回扣,每年就可以拿到240-300万元;二,过年过节供应商要给他拜年,一般每个供应商至少5000-10000元……”

对于上述群众举报信所反映的问题,秭归县纪委监委立即组建专班调查核实。首先,调查人员调取了秭归县中医医院医疗器械采购明细,但是从中并没有找到乔能兵涉嫌贪腐的蛛丝马迹。在外围摸排中,调查人员也没有发现异常问题。

难道举报信反映情况有误?但是对于乔能兵的群众举报一直持续不断,调查人员决定把收到的所有信访举报件全部重新梳理分析,按照乔能兵的任职经历线索,将调查的目标扩大到他曾经先后担任院长职务的秭归县磨坪乡卫生院、两河口镇卫生院。

经过大量的排查,调查人员终于在乔能兵曾任职的乡镇卫生院账目中找到了可疑之处。资料显示,卫生院多数的业务都与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业务员刘勇有关。通过查询乔能兵特定关系人账户,调查人员又发现了刘勇与其关系人账户有交易记录。

在对刘勇的调查中,其交代了自己为销售医疗器械和设备向乔能兵行贿的事实。面对刘勇行贿记录本的电子照片,乔能兵终于承认:他在担任乡镇卫生院院长期间,帮助刘勇承接医疗器械供货业务,双方约定按销售额的一定比例收取回扣。

天网恢恢,乔能兵最终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因涉嫌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行贿企业将被“重点关注”

对于商业贿赂“重灾区”的骨科等高值医用耗材,已经成为当前医疗反腐的重点。

“骨科手术多,高值耗材多,动辄几千上万,以前业务员们天天围着医生转,现在医院管得严了,看不见来医院了。”吉林省一家中心医院的韩医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近几年医疗领域的反贪腐案件可以看出,骨科医生、主任收受医疗器械供货商回扣问题居高不下。

早在2016年6月,江苏省一大批骨科主任、副主任集体落马,令全国医疗界为之震惊。包括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原骨科主任陆某、常州市人民医院武进医院原骨科主任王某解、高邮市中医院原骨科主任曹某等均因涉嫌受贿罪落马。

2022年3月,海南省琼海市人民医院骨病外科原主任胡东山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40万元。胡东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骨病外科使用骨科耗材方面为江西某贸易有限公司、南昌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提供帮助,170余次收受上述8家公司回扣共计228万余元。

高值医用耗材成为重点整治对象。4月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国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22版)的通知》,新增指标为重点监控高值医用耗材收入占比。并强调了第一批国家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清单公布的18种医用耗材的收入。

6月6日九部委发布《通知》进一步明确,对医药购销领域非法利益链条,要从“产销用”各环节共同发力打击违法行为。在生产环节,严惩前置套取资金行为。加大对生产环节的财务监管力度,防范将“回扣”资金的套取从流通环节转移至生产环节,严厉打击套取资金用于药品耗材设备回扣、商业贿赂行为。在流通环节,严惩套取资金行为。重点聚焦医药企业使用票据套取资金,虚构业务事项套取资金,利用医药推广公司空设、虚设活动等违规套取资金,账簿设置不规范,将套取资金用于“带金销售”、商业贿赂的违法违规行为。

必须彻底斩断药械采购的黑色利益链条。去年9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与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对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作出部署。

《通知》再次强调了推进行贿受贿一起查,充分利用举报线索,及时将工作中发现的纠风线索移交纪检监察、司法部门,加快落实规纪法衔接严格规范医疗机构、企业合作,建立重点关注“黑名单”,逐步完善医疗机构与医药企业合作形式的管理规范,持续规范医疗机构接受捐赠、临床科研、学术会议或开展项目等业务行为,推进建立违法违规企业重点关注名单,建议行业内单位审慎考虑与名单内企业开展合作。

另外,周树表示,按照去年8月国家医保局启动的医药价格和信用评价制度,涉及行贿的药企一旦被列为严重失信,将被限制或中止相关药品或医用耗材挂网、采购,失去某个省市甚至全国集中采购的“入场券”。

责任编辑:郭怡琳 主编:陈岩鹏

责任编辑:hN_1110